吴东:忆父亲与东海石油开发
专题首页 活动要闻 与温州同行 媒体聚焦 光辉历程 政协小知识 美术书法作品展
吴东:忆父亲与东海石油开发


信息来源:市政协 发布日期:2019-12-20


 今年是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为了庆祝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市政协决定编撰《与温州同行》史料专辑,并将其作为献礼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六个一”活动之一。全书记录70年来我市各级政协组织和广大政协委员在人民政协的大舞台上建言资政、凝聚共识、开拓创新、助力发展的真实故事。10月25日起,温州市政协微信公众号陆续推出《与温州同行》系列文章。今天是第九篇《吴东:忆父亲与东海石油开发》。

吴东 温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社<文物局>原局长

1993年5月中旬,市人大第八届一次会议和市政协第六届一次会议相继闭幕,我的父亲吴祖熙如期卸任市政府常务副市长,转任市政协副主席。转岗前,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卢展工同志找我父亲谈话,说“省委决定安排你去政协工作”。父亲很高兴,说:“1950年我作为公安系统的优秀青年代表参加温州市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亲身经历了政协的建立,现在又去政协工作,真是和政协有缘啊。”卢部长接着说:“让你去政协不是去清闲享福的,省委要求你仍需以主要精力干好东海石油勘探开发的后方基地建设,为温州的经济发展开辟出一条新路子。”时年父亲60岁,年富力强,在市政府工作时就为东海石油基地建设做了大量前期工作,可谓壮志未酬。闻此,便欣然领命。“两会”一结束,父亲便以市政协副主席的身份,一头扎进基地建设中。市政协主席高忠勋同志担任市政府常务副市长的时候,父亲先后任市政府秘书长、副市长,和父亲既是上下级,又是志同道合的好友,自是对父亲的工作予以全力的支持,同意他除了参加重要会议、活动以及兼任的社会法制委员会工作外,主要从事东海石油温州基地的建设工作。

温州市政协原副主席 吴祖熙

东海,碧波万顷,不仅有着丰富的渔业资源,而且大陆架下蕴藏着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80年代开始,我国就在东海探测、开发海底石油,并相继建成了平湖、春晓凹陷的油气井,开发前景十分美好。但由于东海处于第一岛链内,与日本一衣带水,战略地位极其重要。而且,日本一直就东海的领海及专属区划分不断地制造争端,并无理地提出了所谓的“中间线”理论,尽管中国的油气井在中间线西侧,但会把日本一侧的油气抽走,所以千方百计地阻挠我国的开发活动。

父亲深知,东海石油温州基地建设不仅事关国家海洋石油事业的发展,更事关国家安全和海洋主权。同时,基地建成也会更加有力地推动油气在温州上岸,并有极大的可能在温州建立大型的石化生产基地,对温州经济社会发展和产业结构调整提升具有历史性的意义。为此,父亲殚精竭虑,上下奔波,拿着市政府拨给的20万元开办费和一个轿车购置指标就扬帆起航了。有老同事调侃父亲说:“老吴啊,你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吴东,小儿子吴海,分明是寓东海之意,是不是你35年前就想好了将来要从事东海石油事业啊?”。父亲听完笑着说:“或许这是上天的安排吧。”

东海

一切从零开始。市政府发文成立东海石油温州基地建设协调小组,市计委、规划局、财政局等有关部门领导为成员,父亲担任组长;同时成立东海石油温州服务总公司,以公司化的模式运营,负责基地开发建设,父亲兼董事长。大王旗竖起来了,然后开始招兵买马。经市委批准,原市经委主任蒋中杰担任总经理,协调小组办公室主任柯小敏任副总经理,中海油东海石油公司也派遣徐玉强同志担任副总经理,并陆续调集干部30多人。总公司运用市场机制,积极筹措开发资金,仅几个月时间,就筹建了2200万资金(这在当时是很大的资金规模,而且全部都是现金)。随后几年,围绕东海石油勘探开发的服务需求,总公司相继设立了货运、油气经营、物资供应、餐饮服务、航空服务、通讯服务、房地产开发等16家子公司,可谓风生水起。总公司用市政府拨给的指标,买了一辆“奔驰320”,父亲竟用上了专车,而且还是“奔驰”牌!记得父亲在担任副市长那会儿经常骑自行车上班,有一次不小心骑到坑里,人爬不起来,眼镜都摸不着,幸亏有路人认出这是副市长,赶紧给扶起来,而找到的眼镜已摔成了玻璃花,其狼狈难以言状。后来我们经常拿这事和“奔驰”一起调侃他:“老爸,您现在真的是鸟枪换炮了!”

兵强马壮之时,基地建设也如火如荼地展开了。1994年3月5日,第一家外国石油公司——美国德士古石油公司在温州海域中标区块开采作业;7、8月委托温州经济规划设计院编制了温州海洋利用规划,论证会邀请了有关领导、国内海洋海事界、海洋石油界及温州专家参加,父亲在会上做主旨发言,媒体做了大量宣传报道,在全市营造了勘探开发海洋石油的热烈氛围;10月8日,坐落龙湾区状元镇的东海石油温州基地建成并举行隆重的竣工典礼,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向世界宣布:中国第四个海洋石油基地建成并投入使用!是年12月28日,时任省委书记李泽民同志到基地现场办公,为东海石油基地服务工作解决了一大批问题。

吴祖熙副主席调研洞头天然气码头选址

整个工作局面打开后,父亲提出了东海石油基地建设的“12345”工作思路,即制定一个规划:东海石油温州基地建设和资源利用规划;建设两个项目:建设补给码头和直升机场;争取三个权力:外国人入境落地签证权,任用外国人审批权,油品经营权;办好四件实事:设立基地监管机构,建立通讯专用网,建设油气使用设备,建设补给基础设施;实施五项工程:建成综合服务大楼,改造市打捞局码头,建龙湾补给仓库,筹建外国人生活区,开发双乐小区筹集资金。尽管这个工作思路是在当时历史条件和客观情况下的工作线路图,但在今天看来仍不乏真知灼见,有的甚至极具前瞻性。如海洋利用规划、通用航空发展等,后来市委市政府都高度重视并逐步实施。1995年5月,父亲陪同中海油副总经理唐振华同志冒着大雾出海考察并选址在洞头小门岛建设大型天然气储存库和石化码头基地,由此带动了大、小门岛的开发,后来市政府在小门岛建设了10万吨级的深水码头,为温州港的提升和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1995年,市政协副主席吴祖熙在东海“南海5号”钻进平台调研海洋石油勘探后勤保障工作

海洋石油开发投资大、风险高,打一口勘探井动辄数千万美元,一旦打不准,大把大把的真金白银就倒进海里,一点声响都没有。尽管陆上的基地建设顺风顺水,但温州方向海域的丽水凹陷勘探却是风平浪静,连个油星都没冒上来,再加上日本人不断地制造事端,中日围绕钓鱼岛、东海的主权斗争日益加剧,以致有些项目难以顺利实施。海上的举步维艰直接导致了陆上基地建设的寸步难行,很多事情陷于进退两难的境地。父亲也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整天郁郁寡欢,稍不如意就发脾气。我和母亲劝导他:“大海变化莫测,人算不如天算,这油气冒不出来,也怨不得谁啊。您也60多岁了,真不行就向市委提出来不干了。”父亲听了非常生气,说:“你们懂什么!油气开不出来,我个人荣辱算什么?东海石油开发是国家战略,油气在温州上岸,事关温州的长远发展,省委省政府这么重视,市委市政府投入了那么多的精力、人力、财力、物力,我受命担当,干了那么多的事,难道都要统统扔到东海里去吗?”

1996年,父亲年满63周岁, 4月6日,市政协第六届四次会议通过了父亲辞去市政协副主席职务的决议,8月30日,省委发文批准父亲离休。至此,15岁参加革命,历经近50年的峥嵘岁月,父亲终于以其圆满的谢幕告别政治舞台。但仍然担任东海石油温州服务总公司的董事长,继续着他未尽的事业。

天道酬勤,正当东海石油开发一筹莫展,基地建设每况愈下的时候,1997年10月,丽水凹陷海域第12口井,由英国超准公司钻探的1-1号井发现了丰富的油气层。超准公司抓住机会,在第十五届世界石油大会上宣布了此事,引起轰动,超准的股票在伦敦交易所一路飙升。但此时又是小日本百般阻挠,我国政府为确保春晓、平湖油气田的开发生产,对丽水凹陷海域采取了战略性的开发搁置策略,中海油也趁机从英国人手中收回了开发权。温州的基地建设又趋于平静,而父亲也于2002年正式卸任东海石油温州服务总公司董事长职务,市政府决定将东海石油温州基地建设协调小组改为油气开发利用领导小组,钱兴中市长亲任组长,由此,基地建设也画上了句号。东海石油温州基地建设从1992年开始谋划,至2002年结束,历时整整10年。虽然最终因国际环境和国家战略考量等因素而未能建成,但它为后来油气上岸,大、小门岛的开发,石化基地建设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也为今后东海油气田的大规模开发创造良好的条件。在这个10年里,父亲以其全部的精力和智慧,为国家的海洋石油事业,为温州的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贡献,也为他的人生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2012年12月11日,市油气开发办公室组织老同志参观天然气上岸的霓屿终端建设工程。中海油的同志介绍,从海上钻井平台铺设130公里到霓屿终端,再到永强油气处理站30公里海底管道铺设完成,温州市民终于用上了清洁、高能的海洋天然气,而且随着后续的开发利用,温州的石化产业必将迎来新的契机。

夕阳下的洞头深水港口。(常锋摄)

80岁的父亲久久伫立在霓屿大堤上,眺望着烟波浩渺的东海,海浪拍打着脚下的礁石,海风吹拂着他满头的银发……此情此景,不禁令人想起李白的千古名句: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